老Way不胃疼。

脑洞

*SF向

*文笔渣并且ooc严重

*来自于箱正太太的AU Riratetale(不要脸的艾特一下 @箱正 )

准备好了吗?

 

    “啪叽。”
  你泄气一般的扔下手中的拖把,瘫坐在地上一边用力的捶打极其酸痛的肩膀,一边悄悄咒骂着那个让你不停打扫这个肮脏船舱的恶魔。
  说好的人质呢,说好的可以待在房间里日日夜夜流着泪想念着遥远的故乡,后悔着不该违背父母逃出家来,顺便思考一下人生的呢。你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心想
  不存在的。
  在被温柔的Toriel救下后,她牵着你的手带你来到了这艘船上。第一次见到那个恶魔时,你害怕极了,躲在Toriel的身后,只是探出头来悄悄的观察着他。
  他的左眼上有一条极深的刀疤,能看出他经历过的战斗有多么可怕。而左手也像传说中的传奇海盗一样戴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大号铁钩子。而令你奇怪的是,他虽然只是一个骷髅,但却一直保持着笑容,令你看不透他的心思。但奇怪的是,你心底里觉得他有点酷?尽管你并不承认。
  只见Toriel跟他寒暄了几句,虽然在这过程中你听到了好几句冷到极点的双关语笑话,但这并不重要。
  过了一会,你听到Toriel祥和而又略带歉意的声音。
  “我的孩子,很抱歉我不能照顾你。但是我找到了保护你的一个好对象,他能保护你直到你的旅途结束。”
  “我的孩子,不要害怕。向他打个招呼吧,你不会不想做一个礼貌的孩子的,对吗?”
  听到此,你的绅士风度压过了你内心的羞怯。你小心翼翼的从这位和蔼的老女士身后出来,尝试着向他展露出你友好的微笑。
  “哦kiddo,你该不会在与人交往时把手背在身后吧,这可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呢。你说是吧。”他朝你眨巴眨巴眼,尽管他并没有眼皮。
  你皱了皱眉头,但为了保持住你引以为豪的绅士风度,你还是伸出了手握住了那只骨掌。
  “Pufffffff……”
  放屁一般的声音从你们俩的手掌中传出,你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Well,放屁垫捉弄人的把戏总是那么‘骨’舞人心。”
  这个奇怪的骷髅笑着耸了耸肩,那样子真是十分滑稽。你报复性的想了想。
  “我是骷髅Sans,是这个船队的船长。欢迎来到我的地盘,孩子。”
  说完这话之后,他顺手揉了把你柔顺的棕色头发,似乎他与你已经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了。
  你感觉到自己的脸涨得通红,甚至能想象到自己头上如果再加个绿色的帽子就是一个完美的老番茄了。你都不清楚你到底是为了害羞还是生气而红脸了。
  Toriel一直微笑看着你们之间的交流,你能感觉到她十分欣慰。你感到十分自豪。
  “孩子,我真为你骄傲。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我会再多与你共处一段时间。但可惜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了,希望你在这会过得开心。”

  你感觉很听到后感到异常的难过,甚至想跟随她一起离去。但你告诉自己必须要坚强,保持你的决心!向她勇敢的告别!
  正当你准备忍着悲伤向这位像母亲一样陪伴你多时的老女士告别时,忽然你却发现,你的决心差点吓得都快消失了bu
  可能是因为某个骷髅突然搂着你的肩挤出眼泪大声向Toriel告别的缘故吧。
  首先不说骷髅为什么会流泪,但为什么要搂着你的肩?!
  你保持着剩下的决心告诉自己不是gay并保持风度朝Toriel深情款款的告了别。
  在Toriel的船队离开你们的视线还不到一瞬时,那个骷髅终于放开了你。
  正当你松一口气准备恢复自己原来平淡如水的心境(和脸)时,一张骷髅的大脸一下子出现在你的面前。
  他紧紧的握住你瘦弱的手臂,用只能你们两个听到的声音跟你说
  “Well,kid,你知道吗,我刚才还有一句话忘记说了。我想你应该是要明白现在你的处境的。”
  他越来越靠近你,最终在你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你现在在我的船上,是人质哦。”
  你还没反应过来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就被狠狠的被骷髅冰冷的铁钩子狠狠给了一个爆栗。
  “现在,人质就应该做人质应该做的事情,懂了吗?”
  淦。
  他一点都不酷。
  你开始后悔你没有跟着Toriel离开了。
   你甚至感觉你上了贼船,并且还有一种想跳海的冲动。
  之后你就被扔到了杂物室,还得到了不少脏兮兮的拖把。
  按那个骷髅的说法是,人质就应该好好打扫船上的每一个角落。
 
  等等哪个家伙教你逻辑的,哪有人质打扫卫生的啊呸。你一边狠狠跺着甲板一边在心中不断怒吼着。

  但是你还是怨气满满的捡起了拖把继续拖着地。
于是乎你几乎走遍了船上每一处地方。有遍布青苔与蛛网的昏暗角落,堆放无数番茄的船舱,以及一个个令你温暖无比的地方。
  为什么不罢工或者逃走去找Toriel呢?你在心里悄悄的想,但立刻又否决了。
  你怂。
  在心里发泄了怨气之后心情舒畅了不少,你感觉这是你这段旅途中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舒畅。
  你哼着小曲,拿着你心爱的小扫把打扫了许久。当你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来到了船舱走道的尽头。
  你准备回去继续拖那些打扫了一遍又一遍的地方时,你突然想起你面前的正是Sans的房间。
  Sans曾经警告过你,船上所有地方都能去,除了他的房间。
  “如果你进去了?hum…这是一个好问题。也许在那之后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虽然他用着一种随意的口气,但你清楚他不是在开玩笑的。
  你想起他的回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你的决心和好奇心战胜了你的恐惧。你经过一番剧烈思想挣扎后,才决意打开那扇门。你环顾四周,才敢悄悄的打开那对于你来说就如潘多拉魔盒一样的房间。
  你深吸一口气,随即轻轻按下门把手。
  居然没有锁门?你感到十分诧异,然后打开了门——
  然后你就被无数的臭袜子淹没了。
  淦。
  你在袜子堆里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
  在打开门的前一秒你还在想他的房间里会有什么。
  是堆积成山的尸体还是番茄?
  但是你从未想过居然有人的房间会被袜子填满。
  就像你小时候听过那个用一块钱买来东西来填满一个房间的故事那么荒谬。
  当然故事的结尾同样令人发指,用蜡烛的光装满了房间。你听到结局时,差点就把那本故事书撕了个粉碎。跟你现在的处境一样,让人忍不住有着爆粗口的冲动。
  你挣扎着逃脱出了这个臭袜子的地狱。天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但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不要被Sans发现。
  可惜的是你一抬头发现某个骷髅就站在你面前笑着用眼窝盯着你。
  不不不什么都没看见。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你迅速的低下了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迅速拿起小扫把准备继续你的工作。但Sans可不这么想。
  “kiddo,也许我跟你说过了……”
  不听不听蛤蟆念经。你捂住耳朵使劲的摇头。
  “……如果你打开了我房间的门,猜猜会怎样呢?”
  你的脸被Sans硬生生的掐起,力度大到你的脸都快要迅速的肿起来。
  “告诉我。”
  你渐渐感到恐惧蔓延到身体每个角落,手脚冰冷甚至开始颤抖。你用尽全身的气力挣脱开他,连滚带爬的向袜子山后退,Sans也步步紧逼。直到你被逼到了角落。
  你看向Sans,他的眼窝深邃,不像往日一样带着一丝懒散,变得充满危险,像黑洞一般要将你置之死地。
  你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甚至觉得他马上会杀了你。
  你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甚至在瞬间脑内过了一遍你那可悲的一生。你的决心不足以维持从前的冷静,泪水已经在你的眼窝里打转了。
  你终于忍不住恐惧,哭了出来。
  哭得惊天动地。
  忍耐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哗啦啦的流淌出来。
  在泪水中你看到Sans在你哭的瞬间立刻慌张起来,手脚无措。
  他慌张的跑到你身边,然后一下子抱住你。一边拍打着你的背一边小小声的说着“pet,pet”。看起来他是想安慰你。
  你可不是小孩子了。你想。
  虽说这样想,但是你却很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并且哭得更厉害了。
  Sans变得更加紧张,他抱起你在原地转了好几圈后不知怎的进到了他的房间里。

  朦胧中你看到Sans的房间里有一个垃圾旋风和一堆箱子,但你还没看完全,就被他扔到了床上。
  “别哭了,赶紧睡。”
  Sans紧张的握住你的肩膀,对你这么说。
  然后你就被一张厚厚的被子蒙住了。
  ……他是怎么进来的啊。你迷迷糊糊的思索了一下,就睡着了。
  睡梦时你总能闻到一股番茄的味道,意外的令人十分眷恋,像是回到“家”一般。
  醒后你发现你正在Grillby的酒馆里待着,摇晃的船舱与酒馆略微的喧闹声吵醒了你。这一觉你睡得意外香甜。

    这位温暖的好先生在发现你醒后递给你了一份食物。
  你发现这份食物比你平时在Sans那吃的美味多了,并且量也多了不少。
  真是位懂得关心人的好先生啊。你不禁感叹,这可比Sans对你好多了。
  在吃时候你发现里面有非常多的番茄与番茄酱。
  可能是错觉吧,你一边吃一边想。
  在此之后,Sans就不让你打扫卫生了。他可能是怕你再进到他的房间吧。
  或许他的房间里还有其他秘密?你还是不知道。
  -第二天-
  “船长今天下雨了!!!”
  你果然没有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憋了一个多星期的脑洞终于码出来。后面因为突然想起来才拼命写,所以写得超级烂。希望小天使们能原谅恩。
#Frisk一哭Sans就慌,他们都是天使!^q^